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2024 ESMO BC丨Hope S. Rugo教授:乳腺癌研究——从过去吸取的教训将塑造未来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4/5/22 14:40:55  浏览量:770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24年ESMO乳腺癌奖得主Hope S.Rugo教授在她的演讲中,反思了乳腺癌领域当前的挑战。

2024年ESMO乳腺癌奖得主Hope S.Rugo教授在她的演讲中,反思了乳腺癌领域当前的挑战。
 
 
在从事了9年的恶性血液学领域相关工作后,Hope S.Rugo教授的母亲被诊断为转移性乳腺癌,而后她开始从事乳腺癌领域的研究和相关临床工作。对于癌症患者来说,那是一段艰难的时期,治疗选择很少,护理缺乏重点,副作用管理不善,完全没有临终支持。如今,Hope S.Rugo是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Helen Diller家庭综合癌症中心的医学教授,并获得了2024年ESMO乳腺癌奖,以表彰她在改善未来几代乳腺癌患者治疗选择方面的卓越研究贡献。在她的职业成就背后,一直都有向母亲致敬的愿望。

问:你认为到目前为止你最大的职业成就是什么?

Hope S.Rugo教授:亲眼目睹了我母亲在就医过程中不得不应对的许多挑战,是我从事癌症工作的主要动力,我努力使癌症治疗变得更容易、更有效,并特别关注患者的生活质量。能够参与一些临床试验和临床分析,我感到非常荣幸,这些临床试验和临床分析确实改变了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选择。我的大部分工作集中于新药临床开发上,包括在内分泌治疗、免疫治疗的基础上加用靶向药物,以及最近用于转移性和早期/新辅助治疗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
 
前期我进入了当时正在兴起的生物仿制药领域,在那里我和我的国际同事一起领导了一项临床试验(JAMA.2017;317:37-47),并研发出美国首个获批的曲妥珠单抗生物仿制药。在进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实习之前,我曾以Luce Scholar的身份在菲律宾教授了一年的社区卫生工作者,因此我很清楚生物仿制药在为世界各地的患者提供更多有效治疗方面可能产生的巨大差异。
 
最近,我的研究重点是了解治疗毒性的作用机制和出现时间,以及对于毒性的预防和管理。我团队的工作(JAMA.2017;317:606-614)促进美国监管机构首次批准了一种头皮冷却装置,以防止癌症治疗相关脱发的发生。我们的工作还有助于一种简单的类固醇漱口水的研发,这种漱口水能帮助大家预防与依维莫司和类似药物相关的口腔炎(Lancet Oncol.2017;18:654-662),目前正在研究将其与新型ADC药物的联合使用。
 
对于新辅助治疗的I-SPY2试验,我将协助安全工作小组的工作。在这个团队中,我们正在努力更新安全数据的收集方式,以改善和简化这一过程。我为自己能够参与帮助许多女性减轻癌症负担感到自豪,我也为目前这项工作的未来方向感到兴奋。
 
问:你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你对患者教育的热情吗?

Hope S.Rugo教授:我一直对患者教育和培养下一代研究人员充满热情,既要帮助他们了解我们的过去和未来,也要激励和鼓励新的创造性研究。作为ASCO教育文集的副主编,我能够帮助和鼓励人们广泛使用这一重要的教育工具;作为美国转化乳腺癌研究联盟(Translational Breast Cancer Research Consortium)的工作组联合主席,我能够为许多由我同行领导的研究者发起的研究项目提供建议。很荣幸能够和国际社会同道一起努力,共同促进有效和协作的工作开展和指南制定,这些做法和指南对推动该领域向前发展和帮助我们的患者非常重要。
 
问:在2024 ESMO BC大会上(5月15日至17日,德国柏林),您的演讲主题为“如何通过从转移性乳腺癌治疗和开发中吸取的经验教训来塑造未来的治疗研究”。你认为未来乳腺癌的治疗会怎样发展?

Hope S.Rugo教授:我在此次大会演讲中主要传达的信息是,我们的经验教训应该建立在过去和现在的失败、成功基础上,以提高我们对乳腺癌生物学的理解,然后根据我们的发现对乳腺癌生物学、个体风险和临床反应进行个体化的治疗。例如,我们从RxPONDER(N Engl J Med.2021;389:2336-2347)和CONFIRM(J Natl Cancer Inst.2014;106:djt337)研究中了解到,在质疑化疗的临床试验中,内分泌治疗效果的差异可能会阻碍有效治疗的可用性。同样的理论,可以扩展到注册类型数据集的更小、更灵活的试验中,应该能够比传统的大规模、长期随访试验更快地向患者提供更为恰当的治疗。
 
展望未来,对于早期激素受体(HR)阳性乳腺癌的治疗我们将面对更多的问题,我们确实需要找出哪些患者的复发风险较高,与肿瘤相关的循环肿瘤(ct)DNA可能有助于这方面的研究。我们目前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是,了解如何管理耐药的患者,包括三阴性乳腺癌和疾病进展较快的HR阳性乳腺癌患者。ctDNA、基因组RNA和蛋白质测序正在帮助我们逐步理解相关内容,但我们仍不知道如何将数据组合纳入治疗模式中。我认为人工智能通过利用大数据集,将帮助我们解决这一问题,并解决今后我们将面临的其他许多问题。
 
考虑到微小肿瘤残留在疾病进展和复发中的作用,另一个重要途径是在新辅助治疗中探索无激素类药物的作用。如果能在新辅助治疗阶段确定哪种治疗对哪些患者有效,患者获益可能会增加。目前,I-SPY2试验(JAMA Oncol.2020;6:1355-1362)和其他试验正在探索这类方法。最后,新一代ADC代表了一种令人兴奋的药物作用机制,可以更有效地提供化疗,并且已经在乳腺癌亚型和分期中提供了疗效。我希望ADC成为未来化疗的主要方式,并期待看到这些高活性药物能够更快地进入早期治疗阶段。
 
▌参考文献:
Rugo HS.How future therapeutic research is shaped through lessons learned from treatment development f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
ESMO Breast Cancer 2024 Award Lecture,16.05.2024,h.14:10–14:40,Berlin Hall
 
Hope S.Rugo教授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海伦·迪勒家庭综合癌症中心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海伦·迪勒家庭综合癌症中心血液和肿瘤学部门医学教授
乳腺肿瘤学和临床试验教育主任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