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CS 第二天回顾丨海报聚焦环节8:抗体药物偶联物——我们将走向何方?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3/12/8 10:37:48  浏览量:1182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在12月6日的“Poster Spotlight Session 8:Antibody Drug Conjugates:Where are We Headed?”专场上,法国Francois Poumeaud博士带来了“Efficacy of Sacituzumab-Govitecan(SG)post Trastuzumab-deruxtecan(T-DXd)and vice versa for HER2-low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MBC):a French multicentre retrospective study”的讲课,重点介绍了两种抗体药物偶联物(ADC)SG和T-DXd在法国相继使用对于HR+/HER2-low乳腺癌患者治疗的疗效。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Paolo Tarantino博士带来了“Impact of HER2 expression dynamics on the real-world activity of trastuzumab deruxtecan f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RELIEVE)”的讲课,回顾了新型ADC药物T-DXd在不同水平和不同动态HER2表达的患者中的活性。本文对相关研究内容进行介绍。

编者按:在12月6日的“Poster Spotlight Session 8:Antibody Drug Conjugates:Where are We Headed?”专场上,法国Francois Poumeaud博士带来了“Efficacy of Sacituzumab-Govitecan(SG)post Trastuzumab-deruxtecan(T-DXd)and vice versa for HER2-low advanced 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MBC):a French multicentre retrospective study”的讲课,重点介绍了两种抗体药物偶联物(ADC)SG和T-DXd在法国相继使用对于HR+/HER2-low乳腺癌患者治疗的疗效。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Paolo Tarantino博士带来了“Impact of HER2 expression dynamics on the real-world activity of trastuzumab deruxtecan for metastatic breast cancer(RELIEVE)”的讲课,回顾了新型ADC药物T-DXd在不同水平和不同动态HER2表达的患者中的活性。本文对相关研究内容进行介绍。
 
#1
PS08-02:Sacituzumab-Govitecan(SG)与Trastuzumab-deruxtecan(T-DXd)联合治疗对HER2-low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MBC)的疗效:一项法国多中心回顾性研究
 
Francois Poumeaud博士
 
研究背景:基于ASCENT、TROPICS-02和DESTINY-Breast04试验,SG和T-DXd最近被批准用于HER2-low MBC。由于SG和T-DXd的有效负载属于同一细胞毒性类别(拓扑异构酶1抑制剂),因此交叉耐药性是一个潜在问题。然而,目前还没有关于一种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的疗效数据,并且尚未评估最佳治疗顺序。
 
研究方法:我们对19个法国综合癌症中心进行了回顾性研究。所有HR+或HR-/HER2-low MBC患者均接受SG治疗,随后立即接受T-DXd(或反之亦然)。HR表达是在最后可用的肿瘤样本上定义的。该研究的主要目标是报告整个人群的第二个ADC(ADC2)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目标包括整个人群中的首次ADC(ADC1)无进展间期(PFI)和总生存期(OS)以及按HR状态进行的亚组分析。
 
 
研究结果:从19个参与中心获得了126名符合条件的女性的个人数据。中位年龄为54.5岁(范围:30~80岁)。N=110(87.3%)例患有非特殊类型的浸润性癌,N=12(9.5%)例为浸润性小叶癌,4例(3.2%)为其他组织学亚型。87例(69%)为HR+/HER2-low MBC,39例(31%)为HR-/HER2-low MBC。16例患者为胚系突变携带者(BRCA1 N=7;BRCA2 N=6;HBOC panel的其他基因N=3)。ADC1作为化疗的中位数为第三线(范围:1~10),ADC2作为化疗的中位数为第五线(范围:2~12)。绝大多数患者(N=94,74.6%)接受SG作为ADC1(HR-MBC组为82例,HR+MBC组为12例),接受T-DXd作为ADC1的患者(HR+MBC组为27例,HR-MBC组为5例)占25.4%。53.2%(N=67)的患者在接受ADC1后立即接受ADC2,46.8%(N=59)的患者在接受1(N=40)、2(N=12)或≥3(N=6)线其他化疗后接受ADC2。N=19(15.07%)和N=26(20.63%)分别在ADC1和ADC2发生时出现脑膜和/或脑转移。中位随访3个月后,63名患者停用ADC2,其中51名(82.3%)因疾病进展,4名(6.5%)因T-DXd毒性。重要的是,50%的患者(N=63)在第一次分析时仍处于ADC2水平。
 
中位随访3个月后,63例患者停用ADC2,其中51例(82.3%)因疾病进展,4例(6.5%)因T-DXd引起的毒性。重要的是,在第一次分析时,50%的患者(N=63)仍处于ADC2状态。观察到的ADC2中位PFS和ADC1中位PFI如下所示:
 
 
结论:据我们所知,这是评估HER2-low MBC患者后续服用ADC疗效的最大队列研究。在这些大量预处理的患者中,随后使用ADC似乎与HR+/HR-亚组的PFS缩短有关,而与给药顺序无关。ADC1后ADC2暴露与原发性耐药患者增加相关(ADC1和ADC2分别为40.4%和54.4%),其中50%的患者对ADC1有继发性耐药。ADC2对39%原发性ADC1耐药的患者短期有效。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了解耐药机制。
 
 
#2
PS08-09:HER2表达动态对T-DXd治疗转移性乳腺癌的真实活性的影响(RELIEVE)
 
Paolo Tarantino博士
 
研究背景:T-DXd是HER2阳性(HER2+)和HER2低表达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pts)的标准治疗方法。HER2低表达已被证明是一种高度不稳定的生物标志物,并且没有关于HER2状态随时间变化的患者中T-DXd活性的数据。此外,关于T-DXd进展后给药方案的性能数据有限。
 
研究方法:我们分析了2017年7月至2023年2月在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和2020年3月至2022年4月在杜克癌症中心接受T-DXd治疗的MBC患者的数据。如果在任何时间点IHC 3+或ISH扩增,则归为HER2+;根据T-DXd前最后一次活检,将HER2-病例分为HER2-low(IHC 2+/ISH-或IHC 1+)或HER2-0(IHC 0);还收集了原发肿瘤和首次转移诊断的HER2状态。我们确定了下次治疗时间(TTNT)、总生存期(OS)、T-DXd的毒性、基于动态HER2状态的TTNT和T-DXd后方案的TTNT。使用内部NGS检测档案肿瘤样本,可获得58例患者的基因组数据。
 
 
研究结果:共有191例患者纳入分析(126例HER2+,44例HER2-low,21例HER2-0)。转移诊断时的中位年龄为50.9岁(范围21~78岁),26%为复发性MBC,38%在T-DXd治疗前有脑转移史。基于T-DXd前最后一次活检的HR+肿瘤患者比例:HER2+53%,HER2-low 68%,HER2-0 57%;每个队列中的患者在T-DXd之前平均接受过2种化疗(范围0~9),中位随访时间为10.4个月,HER2+的中位TTNT为10.4个月,HER2-low的中位TTNT为7.6个月,HER2-0的中位TTNT为3.7个月(P<0.001)。
 
在原发肿瘤和T-DXd前活检之间切换HER2状态显著影响预后,从HER2-low到HER2-0切换的患者观察到的TTNT最短(TTNT为3.0个月),而从HER2-0切换到HER2-low的患者为5.6个月,稳定HER2-low状态的患者为9.4个月(P=0.006)。相反,在转移环境中,HER2状态切换并不影响结果。无论HR状态(阴性vs阳性,7.4 vs 10.2个月,P=0.25)或先前化疗次数(≤2 vs>2,10.1 vs 8.8个月,P=0.50),TTNT都没有差异。
 
 
最后一次随访,55例患者仍在使用T-DXd(28.8%),108例进展(56.5%),28例因毒性停药(14.7%)。共有22例(11.5%)发生间质性肺疾病(ILD,G1级:6.2%,G2级:3.1%,G3级:1.6%,G4级:0.5%,无G5)。从T-DXd开始发生ILD的中位时间为8个月,63.6%的病例得到缓解,缓解的中位时间为4个月(1级事件为2个月)。5例患者(2.6%)出现心脏毒性。61例患者(31.9%)减少了T-DXd的剂量,最常见的是疲劳(14.7%)、恶心/呕吐(9.9%)或血液毒性(6.3%)。105例接受T-DXd后治疗的患者中,HER2+的TTNT为4个月,HER2-low的TTNT为3.1个月,HER2-0的TTNT为4.3个月(P=0.62)。HER2阴性肿瘤和ERBB2半合子缺失患者(6/58,10.3%)的TTNT为4.1个月,而没有ERBB2缺失的患者为7.6个月(P=0.41)。
 
 
研究结论:T-DXd在接受过MBC治疗的患者中显示出有希望的现实活性,在HER2+或随时间推移稳定的HER2-low患者中观察到最长的TTNT。真实世界的TTNT在T-DXd治疗后相对较短,需要进一步研究评估这种情况下的耐药机制和最佳治疗方法。T-DXd的活性根据疾病的HER2状态而显著不同,在HER2+患者(任何时间点)和随着时间推移稳定的HER2-low患者中观察到最长的TTNT。无论疾病的HER2状态如何,T-DXd治疗后立即施用的治疗方案均达到相似的效果,TTNT范围在3.1至4.3个月之间。

 

 

 

 

版面编辑:张靖璇  责任编辑:无医学编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抗体药物偶联物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