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ESMO ASIA 2023丨周琦教授点评HALO研究:恶性肿瘤中HRD阳性率与肿瘤部位、组织学类型及检测方法相关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3/12/7 17:11:26  浏览量:1199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俄罗斯布洛欣国家肿瘤研究中心Svetlana Khokhlova在2023 ESMO ASIA会议上汇报了国际HALO研究结果(摘要#285O)。《肿瘤瞭望》邀请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周琦教授对这项研究结果予以点评。

俄罗斯布洛欣国家肿瘤研究中心Svetlana Khokhlova在2023 ESMO ASIA会议上汇报了国际HALO研究结果(摘要#285O)。《肿瘤瞭望》邀请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周琦教授对这项研究结果予以点评。

研究简介
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在卵巢癌、原发性腹膜癌和/或输卵管癌中的阳性率:来自国际HALO研究
HRD的流行率和不同HRD检测试剂盒的使用情况在不同地区并不相同。HALO研究(NCT04991051)以亚洲、中东和非洲(MEA)以及俄罗斯的高级别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卵巢癌(HGSOC/HGEOC)、原发性腹膜癌(PPC)和/或输卵管癌(FTC)患者为研究对象,报道患者的HRD患病率。
这是一项多国家参与的横断面研究,招募了新诊断FIGO 2014分期为III期或IV期的HGSOC或HGEOC、PPC和/或FTC的成年女性,并在入组120天内采用福尔马林固定的肿瘤石蜡块。采用下一代测序技术(NGS)对伴有基因组不稳定性(GI)(排除tBRCA1/2基因突变)和仅tBRCA1/2m基因突变的HRD阳性率进行了分析。
本研究对5月21日至10月22日期间招募的734名患者(中位年龄为59.0[23.0-89.0]岁)进行了分析,其中包括亚洲76人、中东和非洲195人和俄罗斯463人。纳入研究的大多数人(88.1%)不吸烟、绝经(83.9%)以及多产(78.8%),34.1%有癌症家族史。大多数患者(92.9%)的原发肿瘤位于卵巢,其次为腹膜癌(4.1%)和输卵管癌(3.0%)。
对662例患者的HRD状态进行了分析,其中56.0%(371例)的患者为HRD阳性:30.8%(204例)的患者为GI高分(排除tBRCA1/2m),25.2%(167例)的患者仅tBRCA1/2m。亚洲、中东和非洲以及俄罗斯的HRD阳性率分别为52.0%、52.2%和58.5%。商业试剂盒最常用于HRD检测(374个,占比56.5%),最主要的商业试剂盒是Amoydx检测(329个,88.0%)。
表:患者的HRD状态
HRD阳性:缺失/疑似致病性tBRCA1/2m和/或GI阳性(根据各国参考实验室和基于NGS的体外诊断检测)。
研究得出结论,这项开创性的真实世界研究报告了较多患者的HRD阳性率,三个不同研究地区的HRD阳性率从52.0%到58.5%不等。研究结果凸显了在资源有限的现实环境中,获取生物标志物检测数据以及使用不同HRD检测试剂盒为治疗决策提供信息的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译文: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李林,校对:周琦)
周琦教授点评
目前全球已有多种PARP抑制剂获批上市,有FDA批准的奥拉帕利(Olaparib)、尼拉帕利(Niraparib)、鲁卡帕利(Rucaparib)和他拉唑帕利(Talazoparib),前2种PARP抑制剂在中国上市。我国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的还有氟唑帕利(Fluzoparib)和帕米帕利(Pamiparib)等,已相继在卵巢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胰腺癌等肿瘤获批特定适应证,主要针BRCA1/2突变,而针对HRD阳性PARP抑制剂仍然有效。
同源重组修复(HRR)是正常细胞修复DNA双链断裂损伤(DSB)的重要途径,HRD导致细胞DNA双链断裂损伤修复途径缺陷,表现为对引起DNA断裂的铂类药物以及PARP抑制剂高度敏感,卵巢癌常见的HRR突变有BRCA1、BRCA2、ATM、BARD1、BRIP1、CHEK1、CHEK2、FAM175A、MRE11A、NBN、PALB2、RAD51C、RAD51D等,其中BRCA1和BRCA2突变较为常见,在上皮性卵巢癌中胚系BRCA1/2突变占14%~15%,在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中BRCA1/2突变约22.6%存在胚系BRCA1/2突变,仅6%~7%存在体细胞BRCA1/2突变,BRCA1的突变频率高于BRCA2,因而HRD状态已成为卵巢癌治疗相关的重要生物标志物。HRR通路相关的基因突变是导致HRD的主要原因,HRD临床检测作为PARP抑制剂重要的疗效预测标志物也成为重要需求。而恶性肿瘤中HRD阳性率与肿瘤部位、组织学类型及其所采用的检测方法密切相关。
HRD检测其原理是基于细胞内因HRD而引起的DNA损伤,将以一些特定且可识别的方式在基因组上留下痕迹,如杂合性丢失(loss of heterozygosity,LOH)、端粒等位基因失平衡(telomeric allelic imbalance,TAI)和大片段迁移(large-scale state transitions,LST)等。HRD检测需要采用NGS和评分方法,相对复杂,目前尚无统一标准,通常包括两个部分,BRCA1/2突变状态及基因组不稳定性状态的评分(genomic instability score,GIS),或称HRD评分(HRD score)。对于后者,需通过对细胞内单核苷酸多态性位点(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NP)进行检测和计算得出。目前,全球范围内仅2种HRD检测产品在大型Ⅲ期临床研究中得到验证,并已经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Myriad myChoice? CDx(Myriad Genetic Laboratories,Inc.)和FoundationFocusTM CDx BRCA LOH(Foundation Medicine,Inc.)。但这两款产品在全球使用占有率并不高。
不同的研究中观察到不同人群的HRD阳性率有所不同,中国仅有小样本、单中心研究,对卵巢癌或输卵管癌患者采用AmoyDx? HRD panel进行HRD检测(覆盖54个基因和72000个SNP位点),以检测到的杂合性丢失(LOH)、端粒等位基因失衡(TAI)和大片段重排(LST)三项指标综合评估HRD分数(≥42分)。研究结果显示68.7%(46/67)为HRD阳性,其中52.2%(24/46)为BRCA突变阳性,47.8%(22/46)为BRCA突变阴性,研究显示HRD及BRCA阳性比例高于西方国家报道。中国人群的另一项研究PRIME其HRD阳性率67%。在PAOLA-1研究日本队列中观察到日本患者HRD阳性率约为66.67%(HRD检测为Mychoice)。
根据《2023中国卵巢癌诊疗现状白皮书》报道,70%的医生推荐患者进行HRD检测,仅30%患者报告进行了HRD检测,限制检测的主要原因为价格过高,以及目前缺乏获批的伴随诊断检测。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有6个合格HRD检测方法广泛可及,分析性能一致性验证和临床有效性验证数据已公开发表,我国的HRD一致性评估及质量控制也在进行中,希望能早日成为临床可选的伴随诊断检测。
本项真实世界研究报告显示亚洲、中东和非洲以及俄罗斯三个研究地区人群的HRD患病率从52.0%到58.5%不等,商业用检测HRD公司多样化,采用“Myriad myChoice? HRD”方法仅为18.1%。研究显示现实在卵巢癌、原发性腹膜癌和/或输卵管癌诊治过程中,HRD检测的需求未得到满足,需求量大,全球仍需开发更多的HRD检测试剂盒为治疗决策提供有效信息。
专|家|简|介
周琦 教授
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主任医师
教授、博士生导师
国际妇癌联盟(IGCS)教育委员会委员
全国首席科学传播专家
中国抗癌协会常务理事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内分泌专委会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CGCS)前任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妇科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全国宫颈癌防治协作组副组长
中国优生优育协会CSCCP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妇产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预防医学会肿瘤预防与控制专委会常委
重庆市医师协会肿瘤医师分会会长
重庆市医学(妇科学)首席专家

版面编辑:高金转  责任编辑:张彩琴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ESMO ASIA 2023丨周琦教授,HALO研究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