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MO2021 | 王承正教授:免疫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新突破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1/10/19 10:26:02  浏览量:10828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免疫治疗的临床应用不断进展。KEYNOTE 522研究、IMpassion 031研究显示,针对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中,在化疗基础上增加PD-1/L1抑制剂可以提高患者pCR率,因此,2021年CSCO BC指南建议在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时,患者“可以参加严格设计的临床研究,如含白蛋白紫杉醇联合PD- 1/L1抑制剂的研究”。2021年ESMO年会,郑州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王承正教授牵头的一项PD-1抗体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研究带来了新的突破。

编者按:免疫治疗的临床应用不断进展。KEYNOTE 522研究、IMpassion 031研究显示,针对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中,在化疗基础上增加PD-1/L1抑制剂可以提高患者pCR率,因此,2021年CSCO BC指南建议在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时,患者“可以参加严格设计的临床研究,如含白蛋白紫杉醇联合PD- 1/L1抑制剂的研究”。2021年ESMO年会,郑州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王承正教授牵头的一项PD-1抗体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研究带来了新的突破。

 
No.01 研究简介
 
179P-Neoadjuvant camrelizumab plus nab-paclitaxel and epirubicin for early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a single-arm, open-label, phase 2 study
 
卡瑞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表柔比星新辅助治疗三阴乳腺癌的单臂、开放的II期临床研究
 
研究背景:既往KEYNOTE 522、KEYNOTE 355、IMpassion 031、IMpassion 130等研究中显示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新辅助治疗以及转移性三阴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呈现出良好的前景。但目前在新辅助治疗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疗效及安全性仍待进一步完善,本研究旨在探讨PD-1抗体卡瑞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在该领域的应用。
 
研究方法:本研究为单臂、开放的II期临床研究,入选年龄18-60岁、ECOG 0-1分、肿瘤直径≥2cm的早期三阴乳腺癌患者,予以卡瑞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表柔比星新辅助治疗6个周期,随后进行手术。主要研究终点为病理完全缓解(tpCR)的比例,次要终点包括无事件生存期(EFS)、无病生存期(DFS)、客观缓解率(ORR)和安全性。
 
 
图1 研究设计
 
研究结果:计划入组39例,截至2021年4月共入组25例患者,疾病分期17例Ⅱ期、8例Ⅲ期。截至2021年8月,21例患者在新辅助治疗完成后接受了手术,81%(17/21)的患者达到tpCR;在第2、4、6周期结束时,ORR分别为80%、95%和95%。安全性方面,最常见≥3级的治疗相关不良反应是白细胞减少(60%)、中性粒细胞减少(40%)和贫血(16%),安全可控。
 
 
图2 病理完全缓解率
 
图3 肿瘤应答率
 
研究结论:卡瑞利珠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和表柔比星在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带来较高的tpCR率,但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予以验证。
 
No.02 专家点评
 
王承正教授:
 
三阴性乳腺癌(TNBC)是一种侵袭性很强的乳腺癌,约占所有乳腺癌的10-15%,其恶性程度高、异质性强、复发转移率高、预后差,传统内分泌治疗及化疗均无效,缺乏有效的治疗靶点,一直以来是临床上治疗的一大难题,也没有突破性的进展。既往KEYNOTE 522研究、IMpassion 031研究显示,针对三阴性乳腺癌(TNBC)新辅助治疗中,在化疗基础上增加PD-1/L1抑制剂可以提高患者pCR率。今年刚刚结束的ESMO大会也公布了KEYNOTE 522研究的生存结果随访,随访至2021年3月23日,EFS有统计学和临床意义的改善(84.5% vs 76.8%,p=0.00031),并且在各个亚组之间取得一致的改善,KEYNOTE 522研究pCR和EFS均达到显著改善,目前OS有数值上的优势,有待于长期随访。基于此,FDA已批准K药用于TNBC的新辅助阶段联合化疗+辅助单药维持治疗。可以说免疫治疗为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治疗思路,有望改变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格局。
 
近来国内一些中心也陆续开展了关于TNBC免疫治疗的临床试验,我中心于2019年3月率先在国内启动了PD-1抗体联合化疗在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的探索性研究,旨在观察免疫治疗联合化疗这一新的治疗策略对于TNBC新辅助治疗的疗效及安全性,探索免疫治疗最佳的化疗配伍,同时也获得了中国原研药在中国人群的数据。本研究计划入组39例患者,截至2021年4月共入组25例患者,截至2021年8月,21例患者在新辅助治疗完成后接受了手术,81%(17/21)的患者达到tpCR,随着后续手术的完成,pCR率大概波动于74-81%,这也是目前全球范围三阴性乳腺癌新辅助治疗中相对比较高的pCR率,超出了试验原有的预期,也带来了TNBC治疗的新思路。免疫治疗的机制是通过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发挥机体自身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免疫杀伤机制一旦激活对于机体的获益很可能是长期存在的,因此这部分患者的生存数据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同时因为免疫治疗的作用机制与传统化疗、靶向肿瘤及内分泌治疗完全不同,其副反应表现及治疗对策也不同于常规传统治疗,我们在前期入组病人的管理过程中也发现,免疫治疗和化疗的副作用会不同程度的叠加,症状表现难以区分,这就需要早期发现、分级管理、全程有效管理及多学科合作,本研究总体安全性是可控的,其中常见不良反应为白细胞减少(60%)、中性粒细胞减少(40%)和贫血(16%)。
 
随着越来越多循证医学证据的出现,免疫治疗已经改变了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格局(FDA获批和NCCN推荐),对于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也逐渐成为一种可期待的新治疗策略,尤其是PD-1/PD-L1抑制剂在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中取得了令人欣喜的研究成果(KEYNOTE 522研究、IMpassion 031)。我们的研究也显示免疫治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和表柔比星在早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带来中较高的tpCR率,但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予以验证,需要进一步探索免疫治疗机制,了解免疫治疗的反应模式,探究联合治疗的疗效及安全性,确定可靠的免疫标志物,相信随着后续研究的深入,免疫治疗有望为突破三阴性乳腺癌治疗的瓶颈奠定基础,为TNBC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王承正
 
医学博士   主任医师
 
河南省肿瘤医院乳腺中心行政副主任
 
河南省生命关怀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河南省医学会乳腺病学分会常委
 
河南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河南省肿瘤诊疗质量控制中心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
 
郑州市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精准与数字分会乳房整形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肿瘤整形外科与功能性外科分会委员

版面编辑:张雪  责任编辑:卢宇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三阴性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